当前位置:首页>>文化>>原创空间

一株罂粟的自白

发布时间:2020-01-05 10:19 来源:恩施晚报 作者:邹一鸣 编辑:刘艳

恩施清江外国语学校722班 邹一鸣

我是一株罂粟花。

看!纤细的绿茎、艳丽的花朵、淡黄的花蕊,我逆着晨曦,映着日光,迎着晚霞,绚烂生长,随风起舞……自然界的我是如此美丽。

可是,这种美丽成就了果实的某种野心,人们利用了这种美丽,使我成了罪恶之源。我本不具备媚惑人心的特质,是拥有不洁净心灵的人类将罪恶之手伸向了我:一些贪婪的人们将我加工,使我变成了邪恶的鸦片,他们对我的滥用让我名声扫地。

可是,我这样的一株植物本身又有什么罪过呢?今天的我却又不得不带着我的负罪感,写我的自白书。

我和我的姐妹本来不属于中国这片大陆,我们是什么时候来到中国了呢?翻开历史书,我发现,我因鸦片名扬海外,也因是制造鸦片的原材料臭名昭著。

在中国的清朝时期,英吉利人带着贪婪的欲望来到了中国,用鸦片敲开了中国贸易的大门,给了中国人一个非常沉痛的打击,令一个古老文明大国顷刻间变成了“东亚病夫”。当时,中国的林则徐虎门销烟,但没能阻挡我在中国前行的脚步。时至今日,依然有许多人为我而沉沦,为我而倾家荡产。我被制成各种各样的新型毒品:海洛因、摇头丸……

这些新型毒品对人有着巨大的危害:它不仅严重摧残人们的身体,更使人丧心病狂,把人变成行尸走肉的“鬼”。为了过把瘾,人们不惜抛妻弃子;为了筹集毒资,人们偷盗抢劫甚至危害他人生命……毒品的危害已扩散至全球,各国人民都对其深恶痛绝,它已成为全世界人民的公敌。

许多人把我与毒品联系在一起,认为我是“邪恶之花”,我要忍受世人的唾骂与白眼:善良的人对我避而远之,正义的人欲将我杀之而后快,邪恶的人无情地采摘我……我每天都在痛苦地呻吟,我每天都在哭泣啊。其实我本是善良的啊!我的血液曾一度被医生用于镇痛;我结出的籽含有一种有益的油脂,可作沙拉的拌料。但贪婪的人们仅盯着我的果壳,提取出各种毒品来赚取暴利,实施罪恶。

其实,只要严格控制我的种植及我体内物质的使用,我完全可以造福人类!是人们永无止境的贪婪之心害了他们,也影响着他们的文明。而这一切的根源,是人类的贪婪和恶念。

万物生灵之首的人类啊,请你们不要人为地制造罪恶啊,请收起你们的贪婪之心吧!

我多想摆脱被连根拔起的厄运,和姐妹们在漫山遍野的山谷里自由生长,在清风中悠悠地摇曳……

这就是我,一株可悲而又可怜的罂粟的自白。

责任编辑:刘艳
365bet体育在线 皇冠足球投注app 外围足球论坛 365bet体育在线 hg6686集团app 外围足球 欧洲杯外围足球 皇冠现金app网